高县| 新绛| 大龙山镇| 高密| 泰顺| 德令哈| 淮滨| 金乡| 赣榆| 迁西| 大通| 通州| 惠州| 嘉兴| 漠河| 磴口| 崇信| 大渡口| 洛扎| 福山| 汉阴| 台儿庄| 开远| 壤塘| 龙州| 冠县| 南京| 大庆| 南沙岛| 甘肃| 汉源| 盐津| 兴宁| 麻栗坡| 偏关| 酉阳| 北流| 华蓥| 福鼎| 潮安| 大龙山镇| 武安| 新乐| 临安| 林口| 翠峦| 石棉| 会泽| 甘肃| 茌平| 建始| 建德| 富阳| 合肥| 神农顶| 浦口| 独山| 万全| 本溪满族自治县| 丰南| 淮安| 宁波| 新竹市| 浏阳| 赣县| 奎屯| 定远| 余干| 关岭| 湛江| 乐山| 覃塘| 巴东| 合川| 林芝县| 岐山| 禄丰| 郏县| 鄢陵| 雷州| 永和| 怀宁| 罗山| 施甸| 鄱阳| 广元| 永川| 麻栗坡| 黔江| 高雄县| 三穗| 通化市| 薛城| 灌南| 庆阳| 吉水| 山亭| 贵池| 贡山| 方山| 嘉定| 大城| 肇东| 图木舒克| 甘肃| 中山| 吉安市| 寿光| 田林| 永清| 永顺| 屯留| 普兰店| 临漳| 西宁| 拉萨| 宜兰| 常德| 宁武| 萨迦| 双城| 潞城| 子长| 黑河| 崇阳| 鄯善| 上犹| 旬阳| 迁西| 绍兴市| 灵宝| 涟源| 定边| 武山| 公主岭| 南丹| 镇平| 宜宾县| 郓城| 余江| 浦北| 故城| 礼泉| 普洱| 永福| 亚东| 新巴尔虎左旗| 余庆| 宜丰| 汉口| 新邱| 福贡| 芦山| 前郭尔罗斯| 新建| 新化| 临湘| 雷山| 兴业| 彭山| 阿鲁科尔沁旗| 栾川| 青河| 清涧| 清徐| 蓬莱| 富裕| 施甸| 巴塘| 洪江| 奇台| 水城| 普格| 隆安| 巴彦| 平安| 章丘| 淮北| 克拉玛依| 长宁| 竹山| 鲅鱼圈| 建湖| 北流| 青州| 衡南| 蓬溪| 正阳| 东方| 建宁| 恭城| 关岭| 德安| 土默特左旗| 疏附| 广水| 清丰| 巴林左旗| 宜都| 巴东| 哈密| 黑龙江| 泸溪| 福鼎| 清徐| 张掖| 浑源| 齐齐哈尔| 凯里| 江门| 赤水| 称多| 孟村| 承德市| 新荣| 抚宁| 久治| 碌曲| 东平| 新竹县| 枝江| 湘乡| 菏泽| 徐闻| 英吉沙| 头屯河| 抚远| 苗栗| 宽城| 嘉荫| 格尔木| 抚远| 七台河| 乃东| 云浮| 雅安| 白水| 永修| 青冈| 马龙| 清涧| 胶州| 芜湖县| 宁南| 山东| 竹山| 韶关| 绥芬河| 龙山| 甘泉| 沙湾| 札达| 宁强| 新县| 项城| 五大连池| 扶绥| 志丹| 深州| 黄埔| 台北县| 长汀| 黄平| 白河|

新浪苏州 资讯

苏城街头乞讨揭秘:有的组团乞讨分工明确

摘要: 刚过春节不久,苏城部分地方可以见到一些乞讨人员,或是独自一人或者是“拖家带口”。而近日一名举牌小哥走红网络:张家港城管队员举牌“诈骗请小心”,提示身边的“行乞者”有假,最后搅局成功让围观群众纷纷竖起大拇指。街头乞讨现象再次进入了人们的视野。 标签:变奏 常州监狱

“拖家带口”穿梭在十字路口

街头乞讨真是无奈之举?

本报记者 赵晨民

刚过春节不久,苏城部分地方可以见到一些乞讨人员,或是独自一人或者是“拖家带口”。而近日一名举牌小哥走红网络:张家港城管队员举牌“诈骗请小心”,提示身边的“行乞者”有假,最后搅局成功让围观群众纷纷竖起大拇指。街头乞讨现象再次进入了人们的视野。

这些乞讨人员是真的因为家境困难而流落街头还是另有隐情?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。

带着孩子乞讨?

市民沈先生向本报新闻热线反映,在西环路和劳动路口,经常遇到有人敲窗乞讨,而且年后遇到过有人带着小孩出来乞讨的。

沈先生介绍,他在几天前经过劳动路西环路口的时候,还见到有一个中年女子带着一名男孩子乞讨。他特别注意观察了一下,乞讨的男孩穿着校服一类的衣服,没有厚的外套,当时室外温度10摄氏度都不到,脚上是一双单鞋,孩子脸都冻得通红。沈先生告诉记者,男孩子乞讨看样子很娴熟的样子,如果是一般的轿车,男孩子最多抖抖手里的要钱杯子;一旦遇到了比较好的车,男孩子不仅会拉车门敲车窗,还会配合同行的女子拦在车头。可见对于乞讨,男孩相当有经验,这些行为和他的年纪不相符。

女子自称家庭困难

记者前天来到沈先生所说的劳动路西环路口的高架下面的路口,看到一名头戴绿色头巾的中年女子站在车流中乞讨。一到红灯汽车停下的时候,中年女子就快步靠近车辆驾驶室边上,敲敲车门,摇摇手上的不锈钢碗,示意车主能否给点钱。记者在现场观察,半个小时至少有10位车主给中年女子钱,一般以一元两元为主,也有一位车主给了10元,而这位给10元的车主是因为该女子站在了车头,所以才“花钱消灾”。

接近中午的时候,女子可能是饿了,在街边吃起了自带的干粮,记者上前与其聊天。

该女子自称来自甘肃,今年已经40岁了。因为前年家中遭遇了地震,所以才被逼无奈出来乞讨的。记者询问她家中是否有耕地可以种地,或者可以在家乡工作,中年女子称家中没有成年劳动力,只能靠自己出来乞讨,不光要养活家里的爷爷奶奶,还要供自己的孩子读书,因为地震,自己的房子还要修,这些都是需要钱的。女子称出来乞讨也是无奈。

组团乞讨分工明确

记者离开后继续在远处进行观察,发现该地点并非只有这一个人在乞讨,而是有人会和这里的人进行交换。

大约在中午12时左右,记者看到一名头发稍微长一点的中年女性来到劳动路和西环路口,和之前的中年女子交流了一些事情之后,之前女子朝着接头者来的地方走去。

附近的环卫工人介绍,乞讨的至少有三到四批人,他们互相都认识,在年前还有孩子在这里出现,不仅有小男孩,还有小女孩背着书包在马路上乞讨的。马路上大人和小孩子搭档乞讨的应该不是亲生的孩子,而且每天的收入并不少。环卫工还告诉记者,这些人的乞讨招数十分娴熟,针对不同的车辆会做出不同的搭配,遇到车内有孩子的年轻女性可能会由孩子先进行乞讨,成人站在车头;遇到好一点的车或者是男驾驶员时,一般会由孩子站在车头,由成人进行乞讨。而且每天不同时段会进行人员调动,一般同一个地点会在不同时段出现两到三批人。可能是怕被驱赶,他们乞讨一段时间会到附近休息一下,早晚高峰一般不会出现,因为路上警察比较多。

分享文章到:

相关新闻

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

推荐阅读

加载中...
公园 丰都 泉波镇 扎襄县 东文昌阁
麦西来甫 溪口 长江南路 井岗山县 太河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