慈利| 庄河| 胶州| 泗水| 开江| 安西| 九龙坡| 澄海| 金寨| 枣强| 米脂| 涿州| 舟曲| 凤庆| 简阳| 定襄| 道县| 武隆| 漯河| 邯郸| 涞水| 会同| 松溪| 五华| 曲阜| 杭锦旗| 涡阳| 托里| 伊宁县| 遂昌| 云南| 德清| 隆安| 金溪| 固安| 荆门| 延川| 徽县| 乐昌| 蓬溪| 孟连| 什邡| 郫县| 罗城| 宾川| 平陆| 惠东| 呼兰| 木垒| 康定| 丰南| 扎鲁特旗| 淮阴| 商河| 高台| 沙坪坝| 江西| 义马| 睢县| 饶河| 容城| 临江| 长沙县| 盐城| 华蓥| 麦盖提| 涪陵| 会宁| 洋县| 浦北| 陇西| 安塞| 克山| 鄢陵| 杜集| 嵊州| 沁阳| 土默特左旗| 澄海| 天等| 山丹| 稷山| 万盛| 富蕴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云霄| 水富| 郯城| 河源| 德钦| 井冈山| 阿克苏| 河池| 景县| 陆川| 旌德| 谷城| 乌恰| 陇西| 大渡口| 札达| 茄子河| 南丹| 彭州| 碌曲| 永寿| 鲁山| 牙克石| 凯里| 泰兴| 天镇| 望奎| 盐津| 丰县| 岑溪| 浮山| 师宗| 灌南| 陆川| 梅州| 庆元| 犍为| 深泽| 汾西| 泗水| 姜堰| 乌拉特中旗| 都匀| 甘孜| 济南| 明溪| 汉阳| 盐池| 磐安| 岱山| 崂山| 明光| 汕尾| 湘潭市| 塔什库尔干| 西林| 南平| 开原| 岳普湖| 巩留| 垦利| 通海| 乌苏| 广汉| 龙湾| 邯郸| 恩平| 顺德| 大冶| 静宁| 铅山| 四子王旗| 汉阳| 衡水| 友谊| 礼泉| 寿光| 禹城| 惠水| 盘锦| 五指山| 靖远| 德钦| 永新| 临颍| 新平| 府谷| 若尔盖| 射洪| 铜仁| 灞桥| 代县| 扎赉特旗| 佛冈| 平塘| 黄山市| 定州| 洱源| 贾汪| 广汉| 吴堡| 湘潭市| 扎兰屯| 惠来| 苏家屯| 巫溪| 宁安| 望城| 瓦房店| 长白山| 吉隆| 龙口| 凯里| 凌云| 新竹县| 屏南| 新丰| 新青| 福贡| 北戴河| 古丈| 临夏市| 长治县| 元氏| 广饶| 日土| 鸡西| 改则| 舟曲| 镇沅| 胶南| 崇礼| 马关| 平昌| 武功| 察哈尔右翼前旗| 白银| 中宁| 枣阳| 镇康| 天津| 达县| 隆子| 伊宁市| 江永| 怀柔| 高台| 永宁| 龙湾| 巴塘| 康县| 彝良| 大余| 卢氏| 弥勒| 隆尧| 龙江| 道真| 屏东| 济南| 宜都| 涡阳| 沙雅| 兴化| 霞浦| 肃南| 太仓| 商城| 岢岚| 鄂州| 武强| 宝鸡| 建水| 祁门| 晴隆| 道县| 翁源| 边坝| 晋江|
LOGO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亳州文苑 > 正文

拾荒者

2018-02-25 09:02 来源:中国亳州网-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(0)
标签:抗诉 墨西拿

核心提示:也不让郝立下乡看他,说怕影响郝立工作,就十天半月地来看郝立一次。我是父亲的骄傲,也是父亲永远的牵挂啊!晚上,郝立没有赴侯总的约,而是约会了女朋友。女朋友不想就此失去大有前途的郝立,约定等郝立三年,也从三居室降为两居室。

火热七月。郝立从顺风工程公司工地回到办公室,空调还没吹干身上汗水,顺风工程公司侯总就打来电话。侯总说,“郝工,晚上我请你喝茶,能赏个脸吗?”

看来,侯总对工程质量问题心知肚明。郝立沉吟片刻说,“侯总,那就有请你破费了。”

郝立是政府重点工程验收组成员,他负责现场跟踪检测,所采集的质量数据对整个工程验收与评估至关重要。所以,时有向他求情的人。之前,郝立都斩钉截铁地拒绝了。

可是不久前,郝立谈了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女朋友,当他与其谈婚论嫁时,女朋友却要求他必须有三居室的房本。而在这个城市买一套三居室,首付加装修最少也得五六十万。而郝立才工作两年,没什么积蓄,这个数字对于他来说,无异于天文数字。

郝立不想失去这么漂亮的女朋友,便决定拿原则做交易,正好侯总要给他这个机会。

挂了电话,郝立却紧张起来,甚至感到胸闷气短。原来,迈出这一步并非心安理得。

郝立打开临街的窗户,想透透空气,一股热浪却扑面而来。随之,烈日下一个拾荒者吸引了郝立的目光,那背影很像他的父亲,他的心不由一颤。

郝立来自乡下,母亲死得早,是父亲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。为供郝立读书,父亲先是长年累月给城里人的新房背沙子、水泥、地板砖等装修材料,每天都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负重攀爬,以致腿和腰都累出了伤。父亲不能负重后,就在城里起早贪黑地拾荒,继续供郝立读书。为了郝立,父亲吃尽了苦。所以郝立工作后,就不让父亲再拾荒,要父亲同住,伺候父亲安度晚年。父亲答应不拾荒,却不愿与郝立同住,说乡下空气好,物价也便宜,就回了乡下。也不让郝立下乡看他,说怕影响郝立工作,就十天半月地来看郝立一次。每次见郝立,都说他在乡下生活很好,要郝立不要牵挂。

父亲怎么又拾荒了呢?我得打电话问问是不是父亲。郝立立刻拨通父亲的手机说,“爸,你在做什么?”父亲说,“我在河边钓鱼呢,你有事吗?”郝立说,“爸,我看见街道上一个拾荒的人很像你。”父亲说,“像——我?你在哪儿看见的?”郝立说,“我在办公室窗口望见的。”父亲说,“你的办公室在六楼,与街道又隔着一条大马路,哪能看清人。”郝立说,“爸,确实很像你。”父亲说,“你肯定看走眼了。没其他事我挂机了,又有鱼上钩。”

这通电话一点也没有打消郝立的疑惑。我得见面证实一下,拾荒者不会走得太远,应该能找得到,郝立骑上自行车就向大街上追去。这是一条正在拆迁的老街,郝立在街尾追上了拾荒者。拾荒者正吃力地用锤子夯一截包裹在楼板里的废钢筋。郝立走近一看,果然是父亲。原来父亲根本没回乡下,这两年一直租住在城中村里。

郝立说,“爸,你何苦要遭这份罪呢。”父亲说,“人都会养成习惯。我的习惯就是不能闲着,一闲着就浑身不自在,像犯了大烟瘾似的,总想找点力所能及的事儿做。你不让我做事儿,我会闲出病的。”郝立说,“爸,没那么邪乎,你这就跟我回家去。”父亲说,“邪乎得很。你一定看过报道,有个贪官,穿旧衣,吃剩饭,骑自行车,却贪污受贿几个亿,钱堆在家里都发霉了,你说他要这么多钱有啥用,这分明就是贪习惯收不了手了。”郝立说,“爸,你这都哪跟哪儿呀,尽瞎扯。”父亲说,“不管怎么说,我觉得人还是吃点苦好,自食其力,踏实,太平。郝立,你也是手中有权的人,可不能因为现在手头紧乱伸手。不然,你那窗口会天天令我失望的,我这大半辈子的苦也就白吃了!”

郝立听了父亲的话,瞬间石化了一样。父亲出现在窗外,并非偶然,父亲每天出门拾荒,都要先来看看郝立办公的窗口,才会欣慰与心安地去拾荒。我是父亲的骄傲,也是父亲永远的牵挂啊!郝立顿然醒悟。

晚上,郝立没有赴侯总的约,而是约会了女朋友。他向女朋友摊牌,近期拿不到三居室房本,是合是散悉听尊便。女朋友不想就此失去大有前途的郝立,约定等郝立三年,也从三居室降为两居室。

Tags:郝立 父亲

责任编辑:bzbslh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
?
晓桥 肖坑 春明路 岭脚镇 五里箐乡
东台市 洪波路 秋智乡 响春底 巴音布拉格嘎查